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
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

四素同构 万物共荣

时间:2019-01-18 18:53:04 | 作者:综合 |

[导读]:玉溪 视点观察 玉溪文化 乡土文学 滇中人物 玉溪史话 文化新闻 民俗风情 掌故传说 热点话题 史海杂谈 畅销书屋 收藏 校园 革命遗址寻踪 玉溪 玉溪网 玉溪综合门户网站

在阿得博乡水源小学教学楼顶层瞭望,八岭阿哈多村及马过河周边的地貌、森林、村落、梯田尽收眼底。
在阿得博乡水源小学教学楼顶层瞭望,八岭阿哈多村及马过河周边的地貌、森林、村落、梯田尽收眼底。

在哀牢山南部的红河州金平县阿得博乡境内,有一条河叫马过河。早在千年前,哈尼族祖先就迁徙到这条河畔。这里山高箐深,水源丰富,竹林茂盛,气候宜人,哈尼人在此定居后取名为八岭阿哈多村,哈尼语意为“水源苦笋寨”,也就是现在的水源村委会所在地。

王恩寨,两位移栽草果树苗的妇女一边走路一边吃午饭。因为保持了优良的生态环境,阿得博乡早已经成为滇南地区有名的“草果之乡”。
王恩寨,两位移栽草果树苗的妇女一边走路一边吃午饭。因为保持了优良的生态环境,阿得博乡早已经成为滇南地区有名的“草果之乡”。

马过河发源于分水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莽莽原始森林,在整个阿得博乡,森林占据了60%以上的土地面积。这里并没有山顶湖泊或人造水库一类的储水区,但一条条溪流从森林中孕育,到处都是潺潺溪流、山泉成涧,顺着山坡流淌,滋润着半山腰的村寨和梯田。足够多的森林起到了涵养水分的作用,原始森林中菌菇、野菜等各种动植物物产非常丰富,给哈尼人提供着天然食材,捡不尽的干柴成了他们的薪火之源。

马过河一侧的沙依坡乡拴牛坪村,背靠“厚实”的原始森林,现在已经建盖了许多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房子,但人居环境并没有大的改变,亦享受着“四素同构”生态系统带来的福祉。
马过河一侧的沙依坡乡拴牛坪村,背靠“厚实”的原始森林,现在已经建盖了许多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房子,但人居环境并没有大的改变,亦享受着“四素同构”生态系统带来的福祉。

在山腰海拔大约1500米到2000米的向阳背风处,哈尼人建起了一座座由“蘑菇房”构成的村寨。村寨位置的选择,体现了哈尼人对哀牢山立体气候的认知和利用。在低海拔的河谷地带,炎热潮湿,而在高海拔山区,年平均气温16摄氏度左右,全年日照1700余小时,降水1100毫米左右,气候温和、阳光和煦,这样的地理条件正应了“要砍烧柴上高山,要种梯田在山下,要生娃娃在山腰”的哈尼民间谚语的科学性。

森林中的潺潺溪流穿越座座高山,滋润层层梯田,汇成小河奔向蛮耗汇入红河,最后在河谷热气流的作用下形成水蒸气,又升腾至哈尼人的森林上空变为降雨。
森林中的潺潺溪流穿越座座高山,滋润层层梯田,汇成小河奔向蛮耗汇入红河,最后在河谷热气流的作用下形成水蒸气,又升腾至哈尼人的森林上空变为降雨。

梯田对于外来观光客和采风者而言,只不过是一件美学意义上的艺术品。但对于哈尼人来说,梯田不仅是衣食父母,更是蕴含着民族心智、品格、信仰的载体和符号。
梯田对于外来观光客和采风者而言,只不过是一件美学意义上的艺术品。但对于哈尼人来说,梯田不仅是衣食父母,更是蕴含着民族心智、品格、信仰的载体和符号。

干热河谷常年高温,其中大小河流的水大量蒸发,水蒸气随着热气团层层上升,在高山受到冷却后,凝结成密布的浓雾和充沛的降水。雨水降落后,流过森林、村寨、梯田,最后又重归于河流。如此周而复始,梯田和村寨生生不息。

2018年8月22日,森林和云雾深处的八岭阿哈多村。新时期的哈尼人,将在这天地之间,传承哈尼传统的勤劳智慧、善良质朴的民族个性,谱写灿烂的天地人和乐章。
2018年8月22日,森林和云雾深处的八岭阿哈多村。新时期的哈尼人,将在这天地之间,传承哈尼传统的勤劳智慧、善良质朴的民族个性,谱写灿烂的天地人和乐章。

2016年8月14日一早,我和金平县摄影家协会主席官朝甲等朋友,爬上新落成的水源小学教学楼顶层,俯拍八岭阿哈多村。一眼望去,云雾从河中升腾,犹如朵朵洁白的棉絮,时而像是神女峰的迷雾,时而又像是急促的奔流,有如翻江倒海之势,短时间内气象万千、变化无穷,让我们目不暇接。远处山腰的哈竹林、马鞍山、箐口、昆一迷等寨子,在雾霭中时隐时现,一派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景象。

马鞍山村。每年金秋打谷子的收成,从峡谷最底层的梯田到山腰的家中,全靠哈尼人的坚实双肩蚂蚁搬家一样背回来。
马鞍山村。每年金秋打谷子的收成,从峡谷最底层的梯田到山腰的家中,全靠哈尼人的坚实双肩蚂蚁搬家一样背回来。

箐口上寨,闲适村头的一群年轻人。
箐口上寨,闲适村头的一群年轻人。

马鞍山村,一位年轻妈妈和她的孩子。
马鞍山村,一位年轻妈妈和她的孩子。

在我们眼前,马过河水依地势由西南往东北流淌,从山顶到山脚,从山腰的寨子头到寨子脚,再进入苦笋寨梯田,又从梯田穿流而过入马过河和麻子河。层层叠叠的梯田、郁郁葱葱的竹林,还有星罗棋布的蘑菇房,两岸景物如诗如画。这就是典型的哈尼族“森林、村寨、梯田、水系”四素同构良性循环生态系统。这个生态系统的核心要素是森林和水,哈尼人对水资源的认识和管理智慧,正是哈尼梯田能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理由。

两位在偏坡老寨梯田收稻谷的妇女。“山有多高,水有多高”的生态系统,给梯田的耕种带来了便利条件,因此哈尼人能够实现五谷丰登,粮食自给有余。
两位在偏坡老寨梯田收稻谷的妇女。“山有多高,水有多高”的生态系统,给梯田的耕种带来了便利条件,因此哈尼人能够实现五谷丰登,粮食自给有余。

高兴寨,一位从梯田里拿回黄鳝的哈尼汉子。哈尼人对梯田的索取从来都是有节制的,他们以这样的方式与动植物相处生存了上千年。
高兴寨,一位从梯田里拿回黄鳝的哈尼汉子。哈尼人对梯田的索取从来都是有节制的,他们以这样的方式与动植物相处生存了上千年。

对于“四素同构”的生命哲学,哈尼族的摩批在祭祀水源时这样唱道:“这是给谷子带来饱满的水,这是给耕牛带来肥壮的水,这是给老人带来健康的水,这是给孩子带来福气的水。”对于哈尼人来说,“人的命根子是梯田,梯田的命根子是水,水的命根子是树”,他们早已把这种认知完整融入他们的生命和生活中。他们相信万物有灵,相信人和所有的动植物一样,都来自自然,与世间万物彼此相亲,结成灵魂契约,共同生活在这快乐的自然家园。这一生态系统的建立,使哈尼人成为人与土地依存关系的最好诠释者,他们观察自然的慧眼,与大自然互动和谐创造的这种平衡,堪称世界一流。

哈尼人家家都有这样一个神龛,人们把每年秋收的第一穗新谷放在神龛祭献给祖先。哈尼人信奉万物神灵,祭祀对象有水神、树神、村寨神等,用神的力量来规约人和自然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
哈尼人家家都有这样一个神龛,人们把每年秋收的第一穗新谷放在神龛祭献给祖先。哈尼人信奉万物神灵,祭祀对象有水神、树神、村寨神等,用神的力量来规约人和自然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

哈尼族先人把生命融入了梯田之间,梯田则延续着民族的生命和那段没有文字的历史文明,承载着生存与环境、耕耘与艺术的高度和谐。后代的哈尼族人世世代代执守着祖先留下的梯田,向我们展示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魅力。作为唯一以民族命名的世界文化遗产,哈尼梯田和哈尼人当之无愧。(罗涵 文/图)

来源:玉溪网   
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